夜间
新笔趣阁网 > 季溪顾夜恒 > 第一百二十九章:最难舍的痛就是我爱你。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[新笔趣阁] http://www.42zw.com/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        

云慕锦录音笔收录的是两个男人的声音,有一个声音季溪十分熟悉,那是母亲后来的情人陈豪。


        

"季晓芸跟夏月荷以前可是非常要好的姐妹,我告诉你,其实那个有钱的男人一开始认识的是季晓芸,后来是夏月荷用手段自己搭上了线然后把季晓芸给撇开了,要不现在飞上枝头当了凤凰的就是季晓芸了。"


        

"那季晓芸不是挺恨夏月荷的?"另外一个陌生的声音问。


        

"这恨不恨得不好说,反正后来夏月荷还挺照顾季晓芸的。对了,那个姓顾的年轻男人,也就是夏月荷的继子到安城来的时候,还是夏月荷告诉季晓芸的这个消息的,他住在金湖湾酒店的房间号也是夏月荷告诉她的。"


        

"这么说四年前季晓芸把自己的女儿买给一个老男人是场戏?还是跟夏月荷串通好的一场戏?"


        

"是不是串通好了演戏这个我就不好说,反正这个夏月荷多多少少是欠季晓芸的,再说了这事对夏月荷又没有损失。"


        

……


        

后面的内容季溪不想再听了。她关了录音笔。


        

"所以您拿这样过来是想让我承认吗?"她问云慕锦。


        

"这还需要你承认吗,事实摆在面前。"云慕锦把玩着手上的录音笔,似笑非笑的看着季溪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季溪喝了口水,说道,"录音笔里的男人不是什么正人君子,这种人只要给钱你让他怎么编他就会怎么编。" 一秒记住http://m.42zw.com


        

"你的意思是他说的这些都是我让他编的。"


        

"可能您没有,但是您无法证明,还有这个男人知道您跟夏阿姨的关系,所以他很清楚什么样的故事可以卖给好价格。"


        

云慕锦笑了笑,她收了录音笔站了起来,轻蔑地看着季溪,"我不想跟你多费口舌,你呢现在是章慧玲的助理,我给她个面子暂时不会把你跟你母亲做的这些龌龊的事情公布于众,但也请你认清现实,不要枉想着一步登天。"


        

说完,她离开了咖啡馆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季溪纵然是不相信事实是这样的,但是她也知道云慕锦既然这么短时间能收集到这些东西,这足以证明她是这样想的。


        

看来顾夜恒说的没有错,他的母亲云慕锦不是一般的狠角色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但事实又是怎样的呢?


        

找夏月荷去力证显然是不可能的,因为她也是当事人之一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如果这事闹到顾老爷子哪里。最后说不准会殃及到顾谨森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季溪想到母亲的那本日记,对,也许母亲的那本日记里有事实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她连忙奔回家,从柜子里拿出那本带锁的日记本,这时她也顾不了这是母亲的遗物,拿出工具房把锁给锤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母亲的日记写的很杂乱,有时候东一句西一句的,感觉像是喝多了酒写的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不过在季溪高考结束后母亲确实写了一段话。


        

"我也应该为季溪打算打算了。"


        

"我找夏月荷借钱,跟她说季溪考上了大学,没想到夏月荷拒绝了我。这个女人,算计了我跟顾大哥,现在还摆出一副清高的样子。算了,我自己再想办法……"


        

"……顾大哥的儿子到安城,得知这个消息后我兴奋不已。我守到酒店外面守了两天才看到了他,他长的比顾大哥还要帅气几分,听说他已经二十六了,大季溪八岁,正好。"


        

"今天那个女人来找我,说我们家季溪勾引她儿子,还说季溪鼓动她儿子私奔。我打听了一下那个女人家里条件不错,季溪要是真跟那小子好上了,以后也能过上好日子,只是那个女人不善良说话又难听,还是算了。"


        

"我合计来合计去最合适的还是顾夜恒,他可是顾家的长子,季溪要是能跟他认识然后嫁给他,那季溪就是夏月荷儿子的大嫂。哈哈哈哈,夏月荷可能做梦都没有想到,我季晓芸有一天也会母凭女贵。生儿子有什么用!"


        

"那个女人给了我十万说是有人要买季溪的第一次。那个女人的心思我懂,她就是想把季溪变的不值钱让她儿子死了心。我答应了,我也想让她儿子死了一个心,季溪可是要做人上人的,就她儿子还配不上。"


        

"这几天我一直暗示季溪,还故意把水果刀放在显眼的地方,季溪也不笨,她把刀揣到了身上,很好。"


        

"我今天去观察了一下顾家那小子住的房间,然后订了他左手边的客房,为了安全起见我把对门的客房也订了。我必须要保证季溪跑出来求救时敲的是他的门,只是我担心她会把人捅死。为这事我还特意问过陈豪,他说那么短的水果刀只要不对着心脏捅。一时半会死不了,这我就放心了。"


        

"今天我很兴奋,一切都非常顺利……"


        

……


        

季溪看到这里再也没有勇气往下看了,她把日记本放下有些头疼的按住了额角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还一切还真是妈妈精心设计的一场戏,只是全力出演的她并不知情。


        

看来那个叫陈豪的男人并没有编故事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只是现在怎么办?


        

把日记本拿给云慕锦,跟她说自己并不知情?但是这种解释有用吗,因为就算没有这些事,云慕锦也不会对她多一分的好感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季溪陷入了两难的境地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这时,顾夜恒的电话打了过来,问她跟袁国莉见面聊得怎么样,"要不要晚上喊她出来我们一起吃顿饭,我看你最近胃口一直都不好。"


        

"不用了,我跟她分开了,我现在在家里。"


        

"家里是指?"


        

"华府这边,你呢?"


        

"在公司,魏清玉的辞呈递了过来,老爷子在问责。"


        

"魏清玉想要辞职,老爷子为什么要问你的责?"


        

"因为魏清玉的辞职报道上写着是因为我不相任他,他才想要辞职。"


        

"这个人还挺有意思的。"


        

"是呀,所以这份辞职报告还批不了。"


        

"你的意思呢,你想让魏清玉离开安城分公司吗?"


        

"你想听真心话?"顾夜恒问。


        

"嗯。"


        

顾夜恒毫不掩饰地说道,"是的,我不喜欢这种玩手段的人。而且我跟你说过,魏清玉跟夏月荷的关系有些微妙。我说这些话你可能不爱听,因为你跟顾谨森之间有一份恩情在,但是他们母子确实在背后做了很多手脚。"


        

顾夜恒说到这里叹了口气,"其实我是真的不在乎恒兴集团最后由谁继承,因为这并不是我的公司,如果夏月荷跟顾谨森像他们表面上给人看到的那样安分,我可以把公司拱手相让,但是他们越界了……"


        

季溪突然想到之前顾夜恒跟她说起的一件事情,那就是顾夜恒的父亲到安城调查核心业务分包的事情时,第二天就意外地出了车祸,而后来这件事情就变成了顾夜恒的父亲默许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这四年来顾夜恒其实一直对这件事情耿耿于怀,但是碍于一直找不到确切的证据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所以季溪相信顾夜恒说的是真心话。一开始他回帝都接手恒兴集团确实没有打算把这家公司据为己有,要不然他自己也不会开一家娱乐公司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但是现在安城这边的手脚越来越不干净,而且还是他在当家的时候,他怎么可能容忍这些事情的发生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这一刻季溪知道自己该怎么做了。她要帮顾夜恒做一次选择。


        

"夜恒,恒兴集团本来就是你的,你没必要为了谁把它拱手让给别人,相反的你应该把恒兴牢牢地握在手中。防止任何人打它的主意,这是你的使命。"


        

"你在跟我打气吗?"


        

"是的,因为我希望我爱的男人目光坚定目标明确,也希望我爱的男人能站在金字塔的最顶端,所以那些能左右你的事情还有人,我会帮你清除的。"


        

"你?"


        

"嗯,别小看我。我狠起来连自己都怕。"


        

顾夜恒笑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

"顾夜恒!"


        

"嗯。"


        

"我今天有没有跟你说我爱你?"


        

"没有。"


        

"我爱你!"


        

"我也爱你!"


        

第二天,大年初七,新年初始的第一天,所有上班的人脸上都挂着喜庆的笑容,见面第一件事自然是道一声新年快乐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只有章慧玲敏锐地感觉到季溪的心不在焉。


        

"你是不是有心事?"在季溪送文件进去的时候,章慧玲问。


        

"没有。"季溪回答的没有一丝底气。


        

章慧玲了然地笑了笑,"看样子是有,我能猜一下吗?"


        

季溪笑了笑。


        

"夜恒的妈妈去找过你?"


        

季溪点点头。


        

"她说了一些不中听的话?"


        

"不,她给了我一份见面礼。"


        

"见面礼?"这倒是章慧玲没有想到的,这不像是云慕锦的作风。


        

"什么见面礼?"她追问了一句。


        

"很大的一份见面礼,不过我已经接受了。"季溪放下文件准备出去。


        

章慧玲忍不住追问,"接受是什么意思,你能说给我听吗,我有些好奇。"


        

季溪笑了笑,退了出去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今天新年上班的第一天,顾夜恒除了忙恒兴的事情,自然也要到星耀去转一圈,所以他中午没有办公室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季溪把自己放置在十六的一些东西全数搬到华府花园,她把顾夜恒送给他的礼物首饰精心地包好,然后寄到了临安孤儿院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做完这些她给秋果儿打了一个电话,把自己寄了一个包裹回去的事情告诉了她。让她帮她代收一下。


        

"你人在帝都为什么要往安城寄东西?"秋果儿不解。


        

"我可能会回安城上班。"


        

"真的?"


        

"嗯。"


        

跟秋果儿结束通话,季溪开始盘算自己的存款,虽然她一开始就想着要存钱回安城收养孤儿,但没想到人算不如天算,她回去的步伐要比预计的要早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而且她现在有了宝宝,回去后也不可能去找工作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今后的路怎么走?


        

季溪有些迷茫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还有,她怎么跟顾夜恒说分手。


        

直接跟他说四年前的事是她妈妈设计的一场戏。所以她根本就不配跟他在一起。可是这怎么听怎么都像白莲花说的话,矫情做作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说自己怀了孩子,害怕孩子受到了伤害所以只能跟他分手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哈,更矫情,听上去还有满满的心机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当然这一步也存在冒险,有可能会惹恼到云慕锦,因为她警告过她,她这么做无疑是在跟她对抗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季溪并不了解云慕锦,但顾夜恒了解,顾夜恒说他的这位母亲是个狠角色那想必是有狠的地方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万一……


        

季溪不敢用自己的孩子冒这个险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其实季溪内心也很清楚,云慕锦不想让她怀顾夜恒的孩子,是因为她觉得她是一个下等人,不配拥有顾夜恒的血脉。当然,这其中还包括对夏月荷的恨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一个女人对另外一个女人憎恨。会影射到跟她有同样经历的女人身上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很不幸,她现在在云慕锦眼里归属于跟夏月荷一样,为了过上好的生活不惜用上卑鄙的手段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所以这次分手,她不能说一些废话,断要断得干净分要分得彻底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而且要快,不能拖。


        

顾夜恒这个人很聪明,时间一久他肯定会发现端倪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下午。季溪跟章慧玲请了半天假,她把云慕锦约了出来。


        

"我想您肯定在等我的答案。"季溪把双手放到桌上严肃地说道,"那我今天给您一个答案。"


        

"五千万,我从顾夜恒身边消失。"


        

"五千万,你也值这个价?"


        

"我这是在给您找借口。"季溪朝前倾了一下身,"如果我跟您要一百万,您觉得您到顾夜恒面前去说我的坏话他会信吗?明明嫁给他就能拥有上几百亿的资产,您说是不是?"


        

云慕锦冷哼了一声。


        

"还有,我要一个新身份。"


        

"新身份?"云慕锦不解。


        

"是的,新身份。因为我了解顾夜恒,我就这么走了,他肯定会撅地三尺把我挖出来,您回来把我们搅散了,不能拍拍屁股走人。得售后。"


        

"好,我答应你。"云慕锦高傲地仰起头,"什么时候走?"


        

"什么时候钱到位身份到位,我什么时候走。"季溪说完拿起了包,冷冷地对云慕锦说道,"您费尽了心思把我弄走,大概是因为十七年前您没能把夏月荷弄走却被夏月荷把您给弄走了。所以您在我身上找痛快。无所谓,反正这一切都得您的儿子去承受,只不过顾夜恒有些倒霉,摊上您这样的一个妈,闲得没事拿自己的儿子开刀。"


        

季溪又补了一句,"我走后,您可以再找几个人编一些故事给顾夜恒听,但别编过火,请您也考虑一下顾夜恒,他是一个有血有肉的人!"


        

晚上,顾夜恒跟星耀的一帮高管聚餐,晚上十点才回来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他喝了一点酒,人有些微醉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季溪扶住他,笑着小声的责怪,"不是让你不要喝酒吗?"


        

"身不由己。"


        

"我去跟你放洗澡水。"


        

顾夜恒点点头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洗完澡出来,季溪扬了扬手上的吹风机。


        

顾夜恒笑了,"今天怎么这么好的服务。"


        

"不喜欢吗?"


        

"喜欢!"顾夜恒伸手捏了捏她的小脸蛋,"嗯,你好像瘦了。"


        

"因为想你想瘦的。"季溪挤出一丝笑,"我以后会天天想你的,每天想每天想。"


        

"为了减肥?"


        

"是的。"


        

季溪把顾夜恒拉到沙发上坐下,安静地跟他吹头发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也许是吹风机的风太暖,也许是季溪按摩头皮的手法太舒服,顾夜恒慢慢地闭上了眼睛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头发吹干,他也睡着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季溪关了吹风机坐到沙发上看着他的睡颜,然后她够起身亲了亲他的脸。


        

"我要走了,"她说,"这一次是真的走了。我们可能一辈子都不可能再见面了,你会怪我吗?"


        

顾夜恒的身子一滑倒到她的怀里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她的脸上挂起了笑容,抱着他轻轻地拍着。


        

"云慕锦女士给了你一个选择题,选择一如果你跟我在一起她会想方设法地对付我,选择二你听从她的安排她就允许我当你一辈子的情人。其实这不是一个选择题,这是一道计算题,不管你怎么做最后的答案的就是我们不能在一起。"


        

"你这么聪明。肯定很会做计算题,而且一早就算出了答案,所以你才说她给你出了一个难题。"


        

"你不想失去我,我心里清楚,而现在又不是你放弃恒兴的时候,再说你选择放弃恒兴无疑把我推到危险的边缘。难,真的很难。"


        

"但是只要我不存在。这些就不是难题,我其实是这道题的一个Bug。"


        

季溪无奈地笑了笑,继续说道,"当你知道我跟叶枫分手的原因后,你跟我说我做的最错的一件事情就是帮叶枫做了决定,你说那样是不对的,单方面一个人做决定就等同于背叛,因为我认为的并不一定是叶枫想要的。"


        

"你说的都对,但你忽略了一点,那就是你们都不是我,我一无所有所以任何选择对于我来说都不会失去什么,但是你们一旦选择了我可能会失去更为重要的东西,我害怕亏欠。"


        

季溪的泪落了下来,婆娑地滴到了顾夜恒的脸上。


        

顾夜恒的睫毛动了一下,他皱了一下眉呢喃了两句把脸朝她的怀里靠了靠,轻轻地喊了一声季溪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季溪连忙擦干眼泪,把他抱得更紧了一些。